且行且思,昆仑河源与中国古代丝绸之路

内容摘要:“叶尔羌河对于新疆很重要,它是塔里木河的四条河源之一,穿越昆仑山形成峡谷后一直向北流,形成了新疆最大的绿洲之一,流出绿洲后的叶尔羌河绕过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流向东北,在阿克苏绿洲南部汇集喀什噶尔河、阿克苏河及和田河,形成塔里木河。

昆仑、河源道科考,既是探索地理信息,也是追寻文明印记

倾听帕米尔高原 发布时间:2016-09-07文章出处:人民网—人民日报作者:杨雪梅点击率: 过去几天,由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北京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组成的科考队伍,一直行走在昆仑山与叶尔羌河之间。巍巍的昆仑山在车的右侧,大部队沿着河的左岸逆流而上。随后,科考队还将深入探访曲曼拜火教遗址以及高僧法显和玄奘取经行经的瓦罕走廊通道等地,深入梳理多元文明交融的细节。用脚步丈量真实的历史遗存,在行走中与多元文明对话。 “汉使穷河源”不仅是外交活动,也是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对遥远地方的好奇心 由“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传播发展中心”主办,国广东方网络有限公司发起的“2016丝绸之路·昆仑、河源道综合科考活动”9月1日在新疆启动。 第一天从莎车出发,首先经过的是亚克艾日克烽燧,这是进入昆仑山的必经之地,是一个兼驻兵和驿站双重功能的烽燧。 傍晚时分,科考队经过“昆仑第一村”阿尔塔什村,在从库斯拉甫乡向恰尔隆方向行走时,因洪水断路,露营在叶尔羌河河滩。今年,新疆的雨季特别长、雨水特别多,半夜时小雨敲打在帐篷上发出时急时缓的声音,让人辗转难眠,倒是远处叶尔羌河奔流向前的声音让人踏实无比。 叶尔羌,维吾尔语中意为“土地宽广的地方”。“叶尔羌河对于新疆很重要,它是塔里木河的四条河源之一,穿越昆仑山形成峡谷后一直向北流,形成了新疆最大的绿洲之一,流出绿洲后的叶尔羌河绕过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流向东北,在阿克苏绿洲南部汇集喀什噶尔河、阿克苏河及和田河,形成塔里木河。” 汉朝之前,地理认识均认为黄河源自昆仑山。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前秦汉史学会会长王子今说,在司马迁的《史记》中4次提到“穷河源”,比如《史记·大宛传》中记载:“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寘,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这里的“河”在古代是黄河的专称。也就是说,张骞把发源于帕米尔山结、昆仑山并东流的塔里木河的主要支流叶尔羌河作为黄河的源头。 “值得注意的是,‘汉使穷河源’这种外交活动不仅有联络相关势力打击匈奴的军事性质,也和地理学的探寻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中国人对时间的计算、空间的距离以及遥远的地方具有好奇心,即使他们获得的地理学信息和今天并不一致,但却是我们今天获得真知的基础。匈奴丢失西域后国运式微,但他们在一段时间内也努力保护了这条路上的交通与商业贸易,甚至主动与更加西方的人交流。” 第二天继续沿叶尔羌河行走,一直行至位于库斯拉甫乡西南20公里处的阿依力塔什河滩,这是叶河最大的一处拐弯。一路崖壁在右侧,沿河的左岸逆流而上,时有落石。洪水断路时需协力搬石铺路。据当地司机介绍,阿依力塔什为石头开花的意思。 科考人员注意到,崖壁上依然有过去修建的古栈道遗存。王子今说,在秦汉的历史文献中,对于通过帕米尔高原的描述是非常具体真切的,有很多人、驴、马自崖壁上坠落的记载,可见这条路从古至今都既重要又充满艰辛。 亚欧大陆唯一在四个方向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便是帕米尔高原 第三天沿叶尔羌河上行,至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汇合处,塔什库尔干河本来比现在清澈很多,汇合处一直是清浊自明,可惜现在因下雨太多,一样浑浊了。 在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汇合处的河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叶舒宪和大家讲起了中国上古流传下来的许多神话传说,它们大多与昆仑山有关,“这座山被认为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然而,昆仑山到底在哪里,古人的地理认识与今人的认识是不同的。但‘昆仑’‘河源’这些概念绝非简单的想象或杜撰,它既有着亚欧大陆地理环境条件的必然,也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玉石等重要资源的传播路径的认知程度。” 第四天,在颠簸了300多公里后,科考队终于看到了雪山,进入了帕米尔高原。帕米尔,就是高山间的牧场谷地的意思。按照地理状况,由南向北,帕米尔高原分为八“帕”,我们进入的是塔克敦巴什帕。所谓帕就是指河流宽谷,是人类天然的夏季牧场。 今天的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在2000万年前就已经形成。“打开亚欧大陆地形图可以清晰地看见,帕米尔高原通道和昆仑山北缘通道是亚欧大陆中部最南端的唯一大通道,抛开许多政治经济的原因,单纯从古环境的角度来看,帕米尔高原的地理特性是其成为古代丝绸之路重要通道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唐自华介绍说。 亚欧大陆唯一在四个方向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便是帕米尔高原,这是许多山系汇集的“诸山之祖”,又是几大水系的“万水之源”,这个“亚洲心脏”既是古代中国人西出的门户,也是横贯亚洲大陆交通线的连接处,新疆的昆仑山、叶尔羌河和葱岭曾经在人类多元文明发生、发展、交流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科学发展到今天,学术界主张的文明起源与神话提示的文明起源似乎变得一致起来。“也就是说,就现代科学而言,西汉时张骞看到的并非实际地理学上的黄河河源,只是由于上古一贯的大昆仑文化内涵的影响,使汉武帝最终将河源地点定于昆仑和葱岭,但是在今天看来,其在文化上是有自己的逻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巫新华说。 (原文刊于:《人民日报》2016年9月7日第14版)

昆仑河源与中国古代丝绸之路 发布时间:2016-11-03文章出处:中国社会科学网—中国社会科学报作者:巫新华点击率: 丝绸之路指在古代人类各大文明的孕育、发展和形成过程中发挥了决定性的交流、互动作用,并使其各自成长发展,进而推动人类现代文明进程的亚欧大陆东西方古代交通路线和相关地理文化区域。 公元前138年,汉武帝刘彻派张骞出使西域,随后主动控制了被匈奴隔断已久的丝绸之路,并亲自确定昆仑、河源于西域。2013年,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出访中亚和东南亚国家期间,先后提出共建“丝绸之路经济带”和“21世纪海上丝绸之路”的重大倡议,得到国际社会高度关注。 中国文明的丝绸之路原生性 丝绸之路,其实是亚欧大陆东西方文化交流之路的约定俗成之说。它首先是作为亚欧大陆古代其他文明区域通向东亚文明核心区——中国文明的主要陆路通道,同时也是古代中国向外汲取域外精彩文化的必由之路。 从这个角度来讲,有三点必须强调:丝绸之路是亚欧大陆古代文明区域通向东亚中国文明的道路;丝绸之路具有中国古代文明的原生性,即古代中国文化在世界大文明区域中表现出一定的高地性质;与推进人类古代各主要文明发展壮大无关的交通路线不能算作丝绸之路。 丝绸之路出现的原因,在于亚欧大陆其他文明区域沟通东亚文明轴心古代中国。在早期文明时代,欧亚大陆有两个农业核心,一个是中国,大概开始于一万年前,另一个是始于差不多同时代的西亚。这两个农业核心的内容完全不一样,东亚以粟黍、水稻种植和猪、狗驯养为主;西亚以小麦、大麦种植与黄牛驯养为主。随后,东亚、西亚的农业慢慢向外传播,一条传播路线是北非,一条是地中海周边,还有一条是南亚和中亚。随之形成的文明有:两河流域是美索不达米亚文明,埃及是埃及文明,巴基斯坦是印度河文明,欧洲是地中海文明,东亚则是中国文明。 在欧亚大陆两个农业核心地区之间,有一个大范围的荒漠绿洲与草原地区,它把两个农业核心地区连接起来。目前,国际学术界的主要看法是,这两个文化系统共同推动了世界文明的历史进程。在欧亚大陆或者在全世界的历史中,也可以看到中国史前历史的影子。 丝绸之路沟通东西方文明 在科学发展的今天,中国历史文化研究出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即学术界主张的文明起源与神话提示文明起源的诸多内容,居然在昆仑山和黄河河源这个观念上一致起来。我们现在能看到的上古有关昆仑与河源神话传说,都是由生活在中原地区的古人记载下来的。而这些神话传说的中心却不以中原为主,而是以西北方向今新疆境内的昆仑山、叶尔羌河、帕米尔高原为主,由此可见中国西域的重要性。 人类古代文明在亚欧大陆发生、发展、成长壮大的实现,有一个无法回避的文明交流关键地带,这就是古代中国西域。也就是说,古代世界文明区域陆路文化交流渠道必经以西域为代表的中亚地区,而且是唯一通道。 西域的唯一性地位是由亚欧大陆自然地理环境决定的。打开亚欧大陆地形图可以清晰地看见,帕米尔高原以南有连续不断的自然天险:喀喇昆仑—青藏高原、云贵高原、澜沧江—湄公河河谷、亚热带丛林等高山雪峰、峡谷激流、丛林险滩,天然险阻完全制约了古代亚欧大陆较大规模的陆路东西方向人类的迁移。只有帕米尔高原通道和昆仑山北缘通道成为亚欧大陆中部最南端的唯一大通道。由帕米尔、昆仑山向北,天山、阿尔泰山这两个东西走向的大山脉自然也就成为第二、第三大通道地区。但阿尔泰山以北是酷寒的西伯利亚寒带落叶林分布带,完全不适宜亚欧大陆古代人类进行大规模东西向往来。如此一来,亚欧大陆中部的地理区域,只有古代西域是唯一能够自东西方向沟通东西方各古代文明区域的地带。 现今,新疆仍然拥有古代西域在亚欧大陆东西交通的所有独特优势,是中国“丝绸之路经济带”上东联中国内陆与东亚各国、西通亚欧乃至非洲最便捷的区域。这样的形势与地位其实仍然是亚欧大陆人类文明发展一脉相承的一种历史必然。也就是说,今天的新疆仍然具有自古以来曾经拥有的优势,也必将发挥自己独有的作用。 昆仑河源观念源自西汉 《史记·大宛列传》记载:“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阗,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汉书·西域传》记载:“河有两源,一出葱岭,一出于阗,于阗河北流与葱岭河合,东注蒲昌海,其水亭居,冬夏不增减,皆以为潜行地下,南出于积石,为中国河云。”以上记载的意思是,以张骞为代表的汉使凿空通西域,旅途所见西域南山、葱岭以及葱岭河(叶尔羌河与塔里木河)、蒲昌海即是古代中国最重要的文化圣地昆仑山和黄河河源。 这是一个影响中国2000多年的历史文化观念。“昆仑山与黄河河源在西域”是由汉武帝在听取张骞等出使西域使者的考察汇报之后,仔细查阅地图和文献,经周密研究思考之后的决定。此后,黄河源自葱岭、昆仑便成为历代王朝的官方观念,此类记载累累于史籍。 张骞考察黄河河源时,所到达的地方在现今的帕米尔高原,即昆仑山西段,也是昆仑山山脉实际起源的帕米尔山结。就现代科学结论而言,他看到的并非实际地理学上的黄河河源,河源实际在昆仑山东段的青海省境内。然而,由于受上古一贯的大昆仑文化内涵以及古代地图、图册、文献均记载河源在西域的传统观念的强大影响,以及以张骞为代表的西行出使大臣和往来商旅亲眼所见帕米尔以西昆仑山水全部西流,并最终汇聚于罗布泊,而罗布泊水无论冬夏与旱涝,水量从不增减的奇景。再加之许多精彩的物品、文化均自西域而来的客观现实,使西域具有一定的神秘色彩。 汉武帝基于西域是唯一西通其他文明区域的通道地位,根据先秦上古中国一贯说法和当时积累的上古文献和图册,将中国河河源地点定于昆仑和葱岭。这样确定的河源虽然地理学上的误差在1300公里左右,但是文化、历史学上的误差却为零。 昆仑河源的政治文化内涵深厚 据《穆天子传》记载,周穆王登昆仑,拜谒山上的黄帝之宫,为丰隆的坟墓封土,并举行祭祀昆仑山的仪式。类似的记载也多见于《山海经》,所指的昆仑已经极为接近现在的新疆。《穆天子传》《山海经》成书于战国时代,当时秦穆公已平定西戎,西戎大部已经经昆仑山、帕米尔山西迁。此类书是上古中国昆仑文化的真实记录,同时很可能主要依据秦穆公平定西戎所掌握的情况和上古时期流传下来的周穆王游历昆仑的传说,一定程度上证明了古代西域山河的重要性。至汉代,汉武帝则正式把文化昆仑、神话昆仑落实为真实的地理学山脉,并将黄河源头也定于此。 张骞通西域的目的是联合西域诸国,抗击匈奴;同时断绝匈奴对西域昆仑河源这个沟通东西方的科技、物流大通道的利用(断匈奴的财路、军事后勤来源)。这就是着名的“断匈奴的右臂”,其实就是控制昆仑河源道这个西域大商道。同时,黄河的上源在昆仑山,中原、西域同饮黄河水,也就是一家人了。由此,政治上的需要和地理上的真实发生了一致性碰撞,于是,黄河河源在西域的观念进一步确立与流行就有了它的时代必然性。 昆仑、黄河数千年来一直是中国文化和王朝皇脉的象征。秦汉以降,寻找黄河源头并加以祭祀,便成为皇权天授、天子正统性的直接体现,为国之大事。自汉武帝起,历代王朝都把黄河源头认定在目前起源于新疆昆仑山、帕米尔高原山麓流经塔克拉玛干全境的塔里木河诸支流。晚清新疆省的出现与保有,便是几千年来中国与昆仑、河源有关统治哲学的现实反映。保住河源、昆仑就等于保住了国脉,维护了皇权道义,以保清王朝万世基业。 2014年3月,习近平总书记指出:“体现一个国家综合实力最核心的、最高层的,还是文化软实力,这事关一个民族精气神的凝聚。我们要坚持道路自信、理论自信、制度自信,最根本的还有一个文化自信。”这表明国家和民族的繁荣富强,不仅要靠经济实力,最终还要通过文化符号来表达、通过文化力量来展示。习总书记提出文化自信,实际上是对中国文化软实力的极大重视。 汉武帝在2000多年前确定“昆仑山、黄河河源在西域”,充分表明西域山河之于古代中国文化的重要,以及古代中国对丝绸之路的重视。当下,关于昆仑河源丝路古道和昆仑河源道文化研究又一次成为国家需要。立足中国文明的强大、丰富内涵,我们极有必要在这方面形成中国学术界自己的强势学术话语权,在设立我们自己主导的学术或文化话题取得主动,以话题引导国内外舆论和文化关注,用最新的学术研究成果服务于现代中国社会发展需要和国家主权的维护。 (原文刊于:《中国社会科学报》2016年11月3日第7版)

帕米尔高原;叶尔羌;昆仑山;河源;亚欧大陆

过去几天,由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北京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组成的科考队伍,一直行走在昆仑山与叶尔羌河之间。巍巍的昆仑山在车的右侧,大部队沿着河的左岸逆流而上。随后,科考队还将深入探访曲曼拜火教遗址以及高僧法显和玄奘取经行经的瓦罕走廊通道等地,深入梳理多元文明交融的细节。用脚步丈量真实的历史遗存,在行走中与多元文明对话。

过去几天,由来自中国社科院考古所、北京大学、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的专家学者组成的科考队伍,一直行走在昆仑山与叶尔羌河之间。巍巍的昆仑山在车的右侧,大部队沿着河的左岸逆流而上。随后,科考队还将深入探访曲曼拜火教遗址以及高僧法显和玄奘取经行经的瓦罕走廊通道等地,深入梳理多元文明交融的细节。用脚步丈量真实的历史遗存,在行走中与多元文明对话。

“汉使穷河源”不仅是外交活动,也是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对遥远地方的好奇心

“汉使穷河源”不仅是外交活动,也是那个时候的中国人对遥远地方的好奇心

由“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传播发展中心”主办,国广东方网络有限公司发起的“2016丝绸之路·昆仑、河源道综合科考活动”9月1日在新疆启动。

由“丝绸之路国际文化传播发展中心”主办,国广东方网络有限公司发起的“2016丝绸之路·昆仑、河源道综合科考活动”9月1日在新疆启动。

第一天从莎车出发,首先经过的是亚克艾日克烽燧,这是进入昆仑山的必经之地,是一个兼驻兵和驿站双重功能的烽燧。

第一天从莎车出发,首先经过的是亚克艾日克烽燧,这是进入昆仑山的必经之地,是一个兼驻兵和驿站双重功能的烽燧。

傍晚时分,科考队经过“昆仑第一村”阿尔塔什村,在从库斯拉甫乡向恰尔隆方向行走时,因洪水断路,露营在叶尔羌河河滩。今年,新疆的雨季特别长、雨水特别多,半夜时小雨敲打在帐篷上发出时急时缓的声音,让人辗转难眠,倒是远处叶尔羌河奔流向前的声音让人踏实无比。

傍晚时分,科考队经过“昆仑第一村”阿尔塔什村,在从库斯拉甫乡向恰尔隆方向行走时,因洪水断路,露营在叶尔羌河河滩。今年,新疆的雨季特别长、雨水特别多,半夜时小雨敲打在帐篷上发出时急时缓的声音,让人辗转难眠,倒是远处叶尔羌河奔流向前的声音让人踏实无比。

叶尔羌,维吾尔语中意为“土地宽广的地方”。“叶尔羌河对于新疆很重要,它是塔里木河的四条河源之一,穿越昆仑山形成峡谷后一直向北流,形成了新疆最大的绿洲之一,流出绿洲后的叶尔羌河绕过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流向东北,在阿克苏绿洲南部汇集喀什噶尔河、阿克苏河及和田河,形成塔里木河。”

叶尔羌,维吾尔语中意为“土地宽广的地方”。“叶尔羌河对于新疆很重要,它是塔里木河的四条河源之一,穿越昆仑山形成峡谷后一直向北流,形成了新疆最大的绿洲之一,流出绿洲后的叶尔羌河绕过塔克拉玛干沙漠西缘,流向东北,在阿克苏绿洲南部汇集喀什噶尔河、阿克苏河及和田河,形成塔里木河。”

汉朝之前,地理认识均认为黄河源自昆仑山。

汉朝之前,地理认识均认为黄河源自昆仑山。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前秦汉史学会会长王子今说,在司马迁的《史记》中4次提到“穷河源”,比如《史记·大宛传》中记载:“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寘,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这里的“河”在古代是黄河的专称。也就是说,张骞把发源于帕米尔山结、昆仑山并东流的塔里木河的主要支流叶尔羌河作为黄河的源头。

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教授、前秦汉史学会会长王子今说,在司马迁的《史记》中4次提到“穷河源”,比如《史记·大宛传》中记载:“汉使穷河源,河源出于寘,其山多玉石,采来,天子案古图书,名河所出山曰昆仑云”。这里的“河”在古代是黄河的专称。也就是说,张骞把发源于帕米尔山结、昆仑山并东流的塔里木河的主要支流叶尔羌河作为黄河的源头。

“值得注意的是,‘汉使穷河源’这种外交活动不仅有联络相关势力打击匈奴的军事性质,也和地理学的探寻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中国人对时间的计算、空间的距离以及遥远的地方具有好奇心,即使他们获得的地理学信息和今天并不一致,但却是我们今天获得真知的基础。匈奴丢失西域后国运式微,但他们在一段时间内也努力保护了这条路上的交通与商业贸易,甚至主动与更加西方的人交流。”

“值得注意的是,‘汉使穷河源’这种外交活动不仅有联络相关势力打击匈奴的军事性质,也和地理学的探寻联系在一起。那个时候,中国人对时间的计算、空间的距离以及遥远的地方具有好奇心,即使他们获得的地理学信息和今天并不一致,但却是我们今天获得真知的基础。匈奴丢失西域后国运式微,但他们在一段时间内也努力保护了这条路上的交通与商业贸易,甚至主动与更加西方的人交流。”

第二天继续沿叶尔羌河行走,一直行至位于库斯拉甫乡西南20公里处的阿依力塔什河滩,这是叶河最大的一处拐弯。一路崖壁在右侧,沿河的左岸逆流而上,时有落石。洪水断路时需协力搬石铺路。据当地司机介绍,阿依力塔什为石头开花的意思。

第二天继续沿叶尔羌河行走,一直行至位于库斯拉甫乡西南20公里处的阿依力塔什河滩,这是叶河最大的一处拐弯。一路崖壁在右侧,沿河的左岸逆流而上,时有落石。洪水断路时需协力搬石铺路。据当地司机介绍,阿依力塔什为石头开花的意思。

科考人员注意到,崖壁上依然有过去修建的古栈道遗存。王子今说,在秦汉的历史文献中,对于通过帕米尔高原的描述是非常具体真切的,有很多人、驴、马自崖壁上坠落的记载,可见这条路从古至今都既重要又充满艰辛。

科考人员注意到,崖壁上依然有过去修建的古栈道遗存。王子今说,在秦汉的历史文献中,对于通过帕米尔高原的描述是非常具体真切的,有很多人、驴、马自崖壁上坠落的记载,可见这条路从古至今都既重要又充满艰辛。

亚欧大陆唯一在四个方向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便是帕米尔高原

亚欧大陆唯一在四个方向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便是帕米尔高原

第三天沿叶尔羌河上行,至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汇合处,塔什库尔干河本来比现在清澈很多,汇合处一直是清浊自明,可惜现在因下雨太多,一样浑浊了。

第三天沿叶尔羌河上行,至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汇合处,塔什库尔干河本来比现在清澈很多,汇合处一直是清浊自明,可惜现在因下雨太多,一样浑浊了。

在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汇合处的河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叶舒宪和大家讲起了中国上古流传下来的许多神话传说,它们大多与昆仑山有关,“这座山被认为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然而,昆仑山到底在哪里,古人的地理认识与今人的认识是不同的。但‘昆仑’‘河源’这些概念绝非简单的想象或杜撰,它既有着亚欧大陆地理环境条件的必然,也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玉石等重要资源的传播路径的认知程度。”

在塔什库尔干河与叶尔羌河汇合处的河上,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员叶舒宪和大家讲起了中国上古流传下来的许多神话传说,它们大多与昆仑山有关,“这座山被认为是中华民族的发源地。然而,昆仑山到底在哪里,古人的地理认识与今人的认识是不同的。但‘昆仑’‘河源’这些概念绝非简单的想象或杜撰,它既有着亚欧大陆地理环境条件的必然,也反映了当时人们对于玉石等重要资源的传播路径的认知程度。”

第四天,在颠簸了300多公里后,科考队终于看到了雪山,进入了帕米尔高原。帕米尔,就是高山间的牧场谷地的意思。按照地理状况,由南向北,帕米尔高原分为八“帕”,我们进入的是塔克敦巴什帕。所谓帕就是指河流宽谷,是人类天然的夏季牧场。

第四天,在颠簸了300多公里后,科考队终于看到了雪山,进入了帕米尔高原。帕米尔,就是高山间的牧场谷地的意思。按照地理状况,由南向北,帕米尔高原分为八“帕”,我们进入的是塔克敦巴什帕。所谓帕就是指河流宽谷,是人类天然的夏季牧场。

今天的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在2000万年前就已经形成。“打开亚欧大陆地形图可以清晰地看见,帕米尔高原通道和昆仑山北缘通道是亚欧大陆中部最南端的唯一大通道,抛开许多政治经济的原因,单纯从古环境的角度来看,帕米尔高原的地理特性是其成为古代丝绸之路重要通道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唐自华介绍说。

今天的昆仑山和帕米尔高原在2000万年前就已经形成。“打开亚欧大陆地形图可以清晰地看见,帕米尔高原通道和昆仑山北缘通道是亚欧大陆中部最南端的唯一大通道,抛开许多政治经济的原因,单纯从古环境的角度来看,帕米尔高原的地理特性是其成为古代丝绸之路重要通道的主要原因。”中国科学院地质与地球物理研究所副研究员唐自华介绍说。

亚欧大陆唯一在四个方向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便是帕米尔高原,这是许多山系汇集的“诸山之祖”,又是几大水系的“万水之源”,这个“亚洲心脏”既是古代中国人西出的门户,也是横贯亚洲大陆交通线的连接处,新疆的昆仑山、叶尔羌河和葱岭曾经在人类多元文明发生、发展、交流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亚欧大陆唯一在四个方向连接东亚、西亚、南亚、中亚几大区域的便是帕米尔高原,这是许多山系汇集的“诸山之祖”,又是几大水系的“万水之源”,这个“亚洲心脏”既是古代中国人西出的门户,也是横贯亚洲大陆交通线的连接处,新疆的昆仑山、叶尔羌河和葱岭曾经在人类多元文明发生、发展、交流中发挥了非常重要的作用。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科学发展到今天,学术界主张的文明起源与神话提示的文明起源似乎变得一致起来。“也就是说,就现代科学而言,西汉时张骞看到的并非实际地理学上的黄河河源,只是由于上古一贯的大昆仑文化内涵的影响,使汉武帝最终将河源地点定于昆仑和葱岭,但是在今天看来,其在文化上是有自己的逻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巫新华说。

一个有趣的现象是,科学发展到今天,学术界主张的文明起源与神话提示的文明起源似乎变得一致起来。“也就是说,就现代科学而言,西汉时张骞看到的并非实际地理学上的黄河河源,只是由于上古一贯的大昆仑文化内涵的影响,使汉武帝最终将河源地点定于昆仑和葱岭,但是在今天看来,其在文化上是有自己的逻辑的。”中国社会科学院考古所研究员巫新华说。

本文由188比分发布于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且行且思,昆仑河源与中国古代丝绸之路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