真是这样吗,历史有几种读法体球网

人生不过百年,所能亲历亲见亲闻之事总是有限,但是,如果能够化古人之经验教训为自己之智慧,在一定意义上,即延伸了个人生命的长度,扩展了个人生存的空间。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原因盖在于此。

问:都说学史能使人变得聪明,真是这样吗?为什么那么多人不喜欢?

在学院派史学与大众史学隔着诸多话语壁垒的当下,我们有时候也会像孔乙己一样发问:历史可以有几种读法?

体球网 1

智慧;后人;大人物;使人;前人

体球网 2

读法;资治通鉴;写法;史书;史学

体球网 3

核心观点

以史为鉴,可以知兴替。过去的历史,成功的是经验,教训被汲取,少走弯路。

在学院派史学与大众史学隔着诸多话语壁垒的当下,我们有时候也会像孔乙己一样发问:历史可以有几种读法?这实际上也取决于我们以什么样的视角,读什么样的历史书。很多时候,史书本身即有其自身的历史写法,而在此基础上读者又可以有不同的读法,这也往往导致我们对于历史的感悟走向不同的方向。

《资治通鉴与家国兴衰》张国刚着 中华书局

人生不过百年,所能亲历亲见亲闻之事总是有限,但是,如果能够化古人之经验教训为自己之智慧,在一定意义上,即延伸了个人生命的长度,扩展了个人生存的空间。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原因盖在于此

前车之鉴,后事之师。前有车,后有辙。国家的兴衰荣辱,家庭的幸福美满,以及个人的功名成就,无不留有历史的影子。

两位司马公如何说史

在学院派史学与大众史学隔着诸多话语壁垒的当下,我们有时候也会像孔乙己一样发问:历史可以有几种读法?这实际上也取决于我们以什么样的视角,读什么样的历史书。很多时候,史书本身即有其自身的历史写法,而在此基础上读者又可以有不同的读法,这也往往导致我们对于历史的感悟走向不同的方向。

从事历史教学与研究的学者,几乎每个人都曾面对过这样的问题:“历史有什么用?”要清楚地解答这个问题,起到释疑解惑的作用,确非三言两语所能奏效。

历史虽然不会重演,有时候却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那个叱咤风云的伟人,不是博古论今,胸怀天下的智者?

史书有几种求“通”的写法和读法。西汉修撰《史记》的太史公司马迁、北宋编修《资治通鉴》的温公司马光在史学界并称“汉宋两司马”。两部各自开创史学编撰体例的史书,是汉以前、唐以前历史两种不同的“通”的写法。

两位司马公如何说史

“历史”有三重含义:史身史相史识

不懂得历史,必然不喜欢历史,少了以史为鉴的历史知识,难以成为虚怀若谷的智者。

司马迁著《史记》,是“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司马光编《资治通鉴》,更是“足以懋稽古之盛德,跻无前之至治”(司马光《进资治通鉴表》),其书名即直接鲜明表达了有鉴于治道之通达的愿望。不过,《史记》不唯是“史家之绝唱”,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所公认的“无韵之《离骚》”,其纪传体的写法,将帝王将相各色人等的生平故事娓娓道来,其间不乏穿插一些太史公自己对于历史事件细节的“合理想象”,后人读起活灵活现的故事来自是津津有味。可是司马温公编《资治通鉴》,却是一种不太好读的编年体写法,从头看下来,罗列的都是某年某月发生了哪些事的记载,如同历史“流水账”,想要真正通贯起来读,着实需要费些力气。其对于历史事件本末因果的记叙,则需要到后来南宋袁枢编《通鉴纪事本末》这种“遂使纪传、编年贯通为一”的“配套读物”才能通读一整件大事的来龙去脉。

史书有几种求“通”的写法和读法。西汉修撰《史记》的太史公司马迁、北宋编修《资治通鉴》的温公司马光在史学界并称“汉宋两司马”。两部各自开创史学编撰体例的史书,是汉以前、唐以前历史两种不同的“通”的写法。

我们平常所说的“历史”,其实有三重含义:一是史身,过去存在的人、事、物;二是史相,关于那些人、事、物的信息,包括文献、文物等一切含有过去信息的载体;三是史识或史评,对于那些人、事、物的理解、解读、评价。这三重含义的历史是相互关联的,也时常是交替使用的。当我们说“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时,说的是第一重历史。当我们说“口说无凭,以史为证”时,说的是第二重历史。当我们说“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时,说的是第三重历史。讨论历史有用还是无用,主要是就第二重与第三重历史而言的。

伟人毛泽东,上知天文,下晓地理,博学多才的不但通晓上下五千年的中华文明史,又十分了解和掌握世界风云变幻的脉搏。

即使如此,在今天的读者看来,这些历史的写法,似乎仍然缺了一种更通透的读法。若能跳出简单的人物臧否与单调的事件进程,而深入人物性格与行为逻辑,从性格命运看治乱兴替,或许更能如两位司马公所希望的那样通达其间,获取智慧。

司马迁着《史记》,是“欲以究天人之际,通古今之变,成一家之言”;司马光编《资治通鉴》,更是“足以懋稽古之盛德,跻无前之至治”,其书名即直接鲜明表达了有鉴于治道之通达的愿望。不过,《史记》不唯是“史家之绝唱”,也是中国文学史上所公认的“无韵之《离骚》”,其纪传体的写法,将帝王将相各色人等的生平故事娓娓道来,其间不乏穿插一些太史公自己对于历史事件细节的“合理想象”,后人读起活灵活现的故事来自是津津有味。可是司马温公编《资治通鉴》,却是一种不太好读的编年体写法,从头看下来,罗列的都是某年某月发生了哪些事的记载,如同历史“流水账”,想要真正通贯起来读,着实需要费些力气。其对于历史事件本末因果的记叙,则需要到后来南宋袁枢编《通鉴纪事本末》这种“遂使纪传、编年贯通为一”的“配套读物”才能通读一整件大事的来龙去脉。

任何个人、群体、国家、民族都是历史的存在,不了解昨天与前天,就不能准确地了解与把握今天,也就不可能科学地规划明天。习近平总书记在不同场合多次强调了解历史与研究历史的重要价值,非常正确地指出“历史是最好的老师”,历史研究是一切社会科学的基础,并且身体力行地考察历史,阅读历史,以史资政。

他所预见的未来发展趋势,既包含了国内又涉及了世界未来的前程走向。他的超人智慧的形成,通过历史了解和掌握的信息量,占据了相当一部分。

另一种有趣的读法

即使如此,在今天的读者看来,这些历史的写法,似乎仍然缺了一种更通透的读法。若能跳出简单的人物臧否与单调的事件进程,而深入人物性格与行为逻辑,从性格命运看治乱兴替,或许更能如两位司马公所希望的那样通达其间,获取智慧。

中国是世界上历史最为悠久的国家之一,也是世界上最重视历史传统的国家。诚如梁启超所说,“中国于各种学问中,惟史学为最发达;史学在世界各国中,惟中国为最发达”。在中国传统社会,史学事实上起着准宗教的功能。不光统治者重视历史,读书人重视历史,普通民众也有浓烈的历史意识。《三字经》 《千字文》 《幼学琼林》 等童蒙读物,随处都是历史典故。

毛泽东同志,无不被有口皆碑的称赞为一代伟人,而且是前无古人,后无来者的大智慧者,更是历史知识的奇才。(网络图片)

如今,张国刚的新著,一部有趣的史学普及读物《资治通鉴与家国兴衰》,归约《资治通鉴》留给我们的庞杂的史料文本,正好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有历史智慧的读法,让当代人得以从中获取“前人在应对各种挑战后,给我们留下的一些经验总结”。我们从这个视角读到的历史,就是人生、民族、国家对于这些挑战的“应对的措施、应对的办法、应对的智慧”,“所有的成败得失的记录就构成历史”。因此,“读史就像看高人下棋”。作者正是以这样的穿透力,带着读者从一盘盘棋谱的残局上方看到历史情境、世事权变、人生哲理,尤其是对于带团队、做决策的领导者来说,还能读到至关重要的对待人生棋局与管理修养的认识。

另一种有趣的读法

从中国自己的历史中汲取营养更有效

谢谢邀请![祈祷]

作者以别开生面的方式导读《资治通鉴》,为我们揭示自“三家分晋”到“开天治乱”之间的一系列帝王将相的兴亡轨迹:智伯的覆亡和魏文侯的崛起,吴起的悲剧和商鞅的命运,吕不韦的成功投机和秦始皇的千古功过,刘邦的用人本事与项羽的逃避责任,汉武帝的原则与权变和霍光的机敏与膨胀,王莽的苦心经营与灰飞烟灭、刘秀的大事精明与小事厚道,曹操的审时度势与骄傲轻敌、刘备的仁厚坚忍与借力发力、孙权的识人善任与改过迁善,曹丕的格局狭小、司马氏的接班人问题,杨隋的得失天下、李渊与李密的得失人心,唐太宗对自我权力的约束、唐玄宗对自我约束的懈怠。如此林林总总,各路帝王将相的风云际遇各不相同,自有其性格命运起了很大作用,在时势动荡的情势下,终致家国兴衰、民生休戚,上演了一出出跌宕起伏、意味深长的历史悲喜剧。

如今,张国刚的新着,一部有趣的史学普及读物《资治通鉴与家国兴衰》,归约《资治通鉴》留给我们的庞杂的史料文本,正好给我们提供了这样一种有历史智慧的读法,让当代人得以从中获取“前人在应对各种挑战后,给我们留下的一些经验总结”。我们从这个视角读到的历史,就是人生、民族、国家对于这些挑战的“应对的措施、应对的办法、应对的智慧”,“所有的成败得失的记录就构成历史”。因此,“读史就像看高人下棋”。作者正是以这样的穿透力,带着读者从一盘盘棋谱的残局上方看到历史情境、世事权变、人生哲理,尤其是对于带团队、做决策的领导者来说,还能读到至关重要的对待人生棋局与管理修养的认识。

从治国理政的角度来看,以史为鉴之所以可能与有效,这是因为,每一个朝代的存在,都是历史的存在,都是由历史的联系、发展与积淀而来,都离不开此前业已存在的物质环境、科技水平、典章制度、精神氛围与各种联系,这也是秦制汉承、隋制唐袭、明制清袭的内在根源。

这句话是非常正确的。

所谓“资治”,历史有资于治道者,不唯是可以治国平天下,更可以从中读出修身齐家、治冶人生的味道。《资治通鉴与家国兴衰》一书在《资治通鉴》提供的丰富史料之上,以人物际遇为轴,条分缕析,纵论古今,从历史人物身上提炼更深的智慧。古人有云:读史使人明智。从人生棋局的角度来读古人之史书、读古人之史事,更使今人学会将历史人物的经验教训化为己用,启迪智慧,有资于自己的事业管理与人生管理,可谓善莫大焉。

作者以别开生面的方式导读《资治通鉴》,为我们揭示自“三家分晋”到“开天治乱”之间的一系列帝王将相的兴亡轨迹:智伯的覆亡和魏文侯的崛起,吴起的悲剧和商鞅的命运,吕不韦的成功投机和秦始皇的千古功过,刘邦的用人本事与项羽的逃避责任,汉武帝的原则与权变和霍光的机敏与膨胀,王莽的苦心经营与灰飞烟灭、刘秀的大事精明与小事厚道,曹操的审时度势与骄傲轻敌、刘备的仁厚坚忍与借力发力、孙权的识人善任与改过迁善,曹丕的格局狭小、司马氏的接班人问题,杨隋的得失天下、李渊与李密的得失人心,唐太宗对自我权力的约束、唐玄宗对自我约束的懈怠。如此林林总总,各路帝王将相的风云际遇各不相同,自有其性格命运起了很大作用,在时势动荡的情势下,终致家国兴衰、民生休戚,上演了一出出跌宕起伏、意味深长的历史悲喜剧。

任何历史研究都不是纯粹的发思古之幽情,其立足点是现在,研究对象是过去,而面向是未来。李大钊说过:“历史不是只记过去事实的纪录,亦不是只记过去的政治事实的纪录。历史是亘过去、现在、未来的整个的全人类生活。”正如习近平总书记所指出的,今天遇到的很多事情都可以在历史上找到影子,历史上发生过的很多事情也都可以作为今天的镜鉴。中国的今天是从中国的昨天和前天发展而来的。要治理好今天的中国,需要对我国历史和传统文化有深入了解,也需要对我国古代治国理政的探索和智慧进行积极总结。

因为读史能使人明智。以史为鉴,可以知兴衰;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这是颠扑不灭的真理。

作者从治国修身、人生格局的独到角度,指点江山,笑谈风云,起承转合,娓娓道来,为我们轻松而又深刻地导读了一遍有资于当代人的《资治通鉴》。

所谓“资治”,历史有资于治道者,不唯是可以治国平天下,更可以从中读出修身齐家、治冶人生的味道。《资治通鉴与家国兴衰》一书在《资治通鉴》提供的丰富史料之上,以人物际遇为轴,条分缕析,纵论古今,从历史人物身上提炼更深的智慧。古人有云:读史使人明智。从人生棋局的角度来读古人之史书、读古人之史事,更使今人学会将历史人物的经验教训化为己用,启迪智慧,有资于自己的事业管理与人生管理,可谓善莫大焉。

以史为鉴,当然包括汲取世界上其他国家与地区的历史营养,但是,更自然、直接、有效的是从中国自己的历史中汲取营养。这是因为,中华文明是独立于西方等文明之外自行发展起来的独特文明,有独特的自然环境,独特的生产方式、生活方式与思维方式,独特的价值体系。中华文化有些元素已经植根于中国人心灵之中,体现于中国人的思想方式和行为方式之中。有些文化传统看似中断,但未死亡,有如电脑中的备用程序,一旦激活,就运行自如。这些年,中央向各地派出巡视组,就与古代监察御史、刺史的职能一脉相承。省级干部过几年即易地任职的做法,也能在明清时代地方大员官不久任的传统中找到源头。中央高层领导往往需要具备负责地方工作的经历,就是中国“宰相必起于州部,猛将必发于卒伍”这一传统的发扬。

在岁月的长河中,我们借鉴历史,可以知道事物的发展必然规律,任何事物既有个性,又有共性。任何事物的发展都离不开人,人性使然,人性必然。

(作者系首都师范大学历史学院讲师)

作者从治国修身、人生格局的独到角度,指点江山,笑谈风云,起承转合,娓娓道来,为我们轻松而又深刻地导读了一遍有资于当代人的《资治通鉴》。

前人的经验与教训可化为后人的智慧

很多人不喜欢历史,是因为觉得历史与我们离得太久远:历史上的一些兴衰,以及历史上的一些人以及一些故事离我们太久远。

从增强个人文化素养来看,古人今人,心同理同,不同时代的人,可能相隔一两百年甚至一两千年,可能物质环境、科技水平、典章制度、精神氛围与各种联系已有极大变化,但同样作为人,其物质生活与精神生活的需求,其与自然、与社会的关系,其思维方式,还是有相同、相似、相通之处。以今人心想古人事,以古人事况今人情,古今一定有情理可通。古代史书上活跃的往往是帝王将相等大人物,与我们平民百姓的生活似乎距离太远。但是,大人物并不是在任何时候、任何方面都与众不同。林则徐一边领导禁烟,与侵略者作斗争;一边找传教士看病,自己出面不方便,就让替身前去。晚清重臣荣禄腰部生瘤,患处腐溃方圆七八寸,日见沉重,中医束手无策。他最后找了英国传教医师医治,很快治好,从此对西医刮目相看。病急乱投医,大人物与平常人没有什么两样。林则徐、曾国藩、慈禧太后等遇到疑难事,也会去抽签、占 卜、算命,与平头百姓没有多少两样。以平常心度非常人,非常人一定有其平常处。以平常心想非常事,非常事背后一定有平常理。

我不喜欢历史是因为我的初中历史老师,讲历史课讲得太没意思啦![呲牙][呲牙]

正因如此,前人的经验与教训就可能化为后人的智慧,对后人有启迪与劝诫意义。人生不过百年,所能亲历亲见亲闻之事总是有限,但是,如果能够化古人之经验教训为自己之智慧,在一定意义上,即延伸了个人生命的长度,扩展了个人生存的空间。培根说“读史使人明智”,原因盖在于此。

历史虽然离我们久远,但是她能够给我们分析问题和解决问题时提供一些借鉴。

(作者为上海社会科学院历史研究所原所长、上海市历史学会会长)

感谢邀请!

学习历史的意义非常重大、深远,大到治国、兴邦、平天下,小到做人、做事、成事业。

我们敬爱的毛主席就是学史、知史、悟史的典范,治国、兴邦、平天下的高手。

毛主席是文史大家,一生博览群书,纵横捭阖。他从小爱读传统经典如《论语》、《孟子》、《庄子》、《左氏春秋》等,凡先秦诸子著作,包括多家注释《周易》本,无所不读;直到日理万机时,仍要忙里寻闲,好学不倦地在书海里遨游,留下诸多读史读文、点评中国历史人物和历史事件的佳话。毛主席是一位影响中国历史走向的政治人物。他的政治成功,与他的历史学素养有直接的关系。他对于历史的关心、重视和熟悉,超过许多政治家。他对于历史有着深刻的思考和独特的见解。借用斯诺对他“一位精通中国旧学的有成就的学者”的评价,我们也可以称他为“历史学者”。

以史为镜,可以见兴衰;以铜为镜,可以正衣冠;以人为镜,可以知得失。学史可以明鉴,指导国家未来;学史可以增强民族自豪感和凝聚力;学史可以激发个人的聪明才智;学史可以明白做人处事的道理。总之,学习历史是非常重要的,他可以使人更加聪明,这是毋庸置疑、显而易见的。

至于有的人不喜欢读史,可能是他的兴趣不在这方面,也可能是他不了解学史的重要性。要想对历史感兴趣,是可以培养的,我们可以把历史当作是自己经历过的,身临其境,让历史当成自己成长、成才的前提,而且要去体会其中的乐趣,知道这时候有什么事情发生,而又有谁在里面,就这样去想、去钻研,渐渐的就会喜欢上历史!

谢谢邀请:都说学史,使自己聪明。回答,历史渊远流长,而是通过正反两面事情发展成为历史,各个时期各有各的不同,各个朝代各有各的理论,前人之事,后人之师,后人可以借鉴于前人长处为其活用,历史是一面镜子,不好的地方,你可以看看是那里不好,促使自己不去犯同样的错误,这样可在你前进的道途上少走很多的弯路。因为历史的里程上,总有人借鉴,分析,应用。昨天发生的事,今天会有评论,明天它就被借鉴。“古为今用”,只要自己不断的努力学习历史,肯定给自己对事物的看法与判定力有着很大的帮助。也就是人们常说的,聪明。

不一定,不过精通史学肯定对人是有益无害的。用辨证的观点看问题,事物既有不可重复的多面性,又有近似的相通性,这个近似的相通性其实质就是历史规律。多读熟读历史,就能了解过去发生的历史事件,安邦治国,谋略雄才的社会背景以及深层次问题,并与当今世界发生的或即将发生的事情有一个规律性的预判,使今人少犯古人的错误,提高对事物判断决策的正确率,这就是学历史对今人的作用。可如果说,学历史会使每一个人都变聪明,这显然言过其实。因为有的人善于总结历史教训,有人不善于总结历史教训,如果后者只把读历史当做看小说一样,是为了打发无聊的时光,那么读多少历史对他而言,除了有闲谈的资本,别无他用。我个人认为,读历史对我们普通小老百姓而言,无甚大用;而对于掌握治国大权的顶极人物来说,历史还是多了解一些为好。

历史是一面镜子,历史总会有着惊人的相似之处,历史更是政治家的生存空间。据说毛泽东曾批准《资治通鉴》六遍,这不就是证明?

以史为鉴,可以去伪存真,看待事务更加理性,但也有负面影响,走入循规蹈矩的思路,影响创新开拓。

读史书让肯定让人更聪明,读孙子兵法让人学会打战用兵,甚至用在生意场上,学历史让人少走弯路,

都说不一定正确 兴趣第一 喜欢才能投入 学好

深读史书,上下五千年,纵横几万里,看惯是非成败,参悟人生真理。没有什么看不开的。

读史使人明智,读诗使人灵秀,数学使人周密,科学使人深刻,伦理学使人庄重,逻辑修辞使人善辩,凡有所学,皆成性格。

———— (英国)培根

无论何事,都要有一个前提。

那就是对于读书这件事的 : 个人意愿。

如果,一个人爱好并愿意下班后,闲暇时读书(纸或电子)。

那他自会在那个世界找到他感兴趣的。读完某本人物传记,他对其中的历史大事件和人物生长的城市

产生了兴趣于是又找来那个历史阶段的书和城市发展方面的书来读。

那他收获的就绝对不是开始读那本人物传记时所预想的那么多。

今天的我们,也会在未来成为子孙辈所读的书籍当中的历史和存在。

今天的科学技术进步和社会发展,无不是无数的人才站在前辈的理论,知识的基础上所取得的。

不管是什么时代,历史都不过时。

小孩子更应该,从小浸染其中。何况,中国的传统文化历史何其博大,精彩。

单就敦煌的壁画,怕是如今也并未完全解谜。

爱好,兴趣,是做任何一件事,做好这件事最重要的基础要素了。

本文由188比分发布于历史阅读,转载请注明出处:真是这样吗,历史有几种读法体球网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