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新规效果显赛事激烈,新规则让散打比赛更具变数

2016年全国男子武术散打锦标赛期间,国家体育总局武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本届赛事仲裁委员会主任朱瑞琪表示,散打项目规则的最新调整解决了一些长期存在的问题,让比赛激烈精彩的同时也更具变数。

大同位于山西省北部,地处塞外高原。11月22日至28日,这个被誉为中国雕塑之都的塞上重镇,因武术散打比赛而沸腾起来,恒山俱乐部杯2013年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在这里举行,全国各路武术散打高手汇聚山西大同,在这个全国最高级别的武术散打比赛的擂台上你争我夺,用一场场热力十足的火爆对决,为大同百姓献上了一席武术散打视觉与技术的双重盛宴。

运动员的竞技水平有了提升,从攻击力度,到抗击打能力等方面都得到了提升。2015年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仲裁委员会主任朱瑞琪如是说。为期5天的2015年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近日在山西太原落幕。共有来自全国的45支代表队,404名运动员、教练员等参加了男子12个级别、女子7个级别的比赛。参加此次冠军赛的运动员为获得2015年全国武术散打锦标赛男子各级别前16名、女子各级别前12名的选手。这场代表全国散打最高水平的赛事吸引了各方关注。 此次比赛总裁判长刘玉福说,运动员们都发挥得不错,在技战术的发挥及应用,以及竞技能力等方面都有了提升,比赛紧张、激烈且安全。同时也反映出全国整体水平分化的问题,强队人才济济,弱队人才缺乏。朱瑞琪同样对全国普及发展不均衡问题很感慨。他说,发展不均衡的问题依旧突出,像一些地区甚至没有队伍参赛,这不利于散打未来的发展,未来可对不发达的地区进行重点扶持发展,这是必要的。

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在每年的散打系列赛事中是最高级别和层次的比赛,今年的比赛更是有自己的特点,它是前面一些相关工作后的检验。赛事期间,本次赛事仲裁委员会主任、总局武术研究院专家委员会委员朱瑞琪认为,散打项目发展的形势是乐观的。 朱瑞琪说,总的来看,散打项目处在比较好的发展阶段,从队伍管理、裁判队伍建设,业内人士对项目发展方向的领会等看,都是在向好的方向发展。从今年的几次重要赛事看,目前各队的强弱格局变化不是太明显,女子方面河南、上海还是比较领先,而几个武术大省中,河南一直比较稳定,这也与其民办武校较多、普及基础比较好直接相关。 朱瑞琪介绍,本次冠军赛是今年年初对散打规则作出修改后的最高层次比赛,而今年对散打规则修改的导向是继续探索踢、打、摔三个技术体系的均衡发展。他介绍,在过去很多运动员都是侧重摔,在踢、打过程中裁判也不是太敢给分,因此这次规则修改希望加强踢、打得分。 从本次冠军赛的整体比赛情况可以看出,规则修改已经初步达到了它的导向效果,也达到了赛前的基本设想,教练员、运动员确实在逐步深化理解新规则。朱瑞琪说,半决赛河南队的几场比赛中,他们运动员的拼抢精神非常好,踢、打技术动作运用也非常合理、积极,最高得分能达到23分,加上摔法得分有时能达到30分。这就充分反映了河南教练员、运动员对新规则导向的理解,也改变了过去比赛中,运动员和教练员一味希望通过场裁的判罚取得得分、保持领先,以至于比赛场面消极、难看的局面。 朱瑞琪介绍,这次比赛也是裁判新老交替的阶段,新裁判的比例不少,因此如何对这些年轻裁判进行培训,让他们理解规则修改的导向和具体操作方法,需要进一步的探索和实践。而实际上,散打项目发展的改革探索一直在持续着。例如这次冠军赛就在裁判方法上进行了一些改革,将场上裁判判罚的先后倒地、处罚等单独在一块屏幕上显示,边裁看不到这些。每位边裁只负责踢、打的计分。而对于仲裁组成员来说,就可以很直观地看到运动员各种技术动作的得分情况、所占比例,也方便教练员、技术人员分析研究每位队员的踢、打、摔技术动作的均衡性情况。 朱瑞琪认为,从本次比赛中可以看出,目前运动员在用招和反用招的能力上,如抢攻、防守反击的能力,以及拼抢的精神都在不断提高。过去在一些比赛中,教练包括那些比较知名的教练都会在领先时命令运动员消极防守,不要主动进攻,功利心过强,只为输赢打比赛。而通过这次比赛,我们发现这点已经有很大改观,这对宣传这个项目也非常正面。 朱瑞琪说,由于明年各运动队就将面临全运会的比赛任务,接下来有关方面也将对全国100多位散打教练员进行相关培训,加强他们对项目规范的理解,为全运动会备战、平常训练、竞技水平的提升做准备。 他说,现在各队的梯队建设上还是有一定的问题,后备力量有些不足。这也导致一些级别出现了新老交替断档的问题,新生力量还没成长好,老队员又退役了,从而使这个级别的竞技能力出现了大幅度滑坡,这对项目发展不利,也要求我们出台相关政策,鼓励和刺激运动队采取措施,做好梯队建设工作。 让朱瑞琪感觉比较遗憾的是,目前散打项目的普及率还不高,例如在专业队上,真正意义上的省市专业队也就20多个,而一些经济发达的省市都还没有散打队,更不用说欠发达地区了。目前有些省市是以运动员交流的形式组队,所以平常全国性赛事基本就是那些固定范围的运动员在比赛了,有时到决赛难免出现一些自己人打自己人的场面,这对赛事的精彩和激烈程度有很大影响。朱瑞琪也呼吁,必须要搞好散打项目的普及率,争取更多省市建立运动队,培养人才。

突出散打特点

精彩激烈 富有悬念

规则引领发展 观赏性更强

作为搞了几十年散打项目的武术人,朱瑞琪说他一直在思索,到底应该把散打引入什么样的方向,才能有这个项目独特的东西。 他介绍,过去使用摔法淡化两秒的判罚产生了一个现象:有时运动员在比赛中使用摔法时来回纠缠过多,有时最长耗时达40多秒,而实际上一局比赛也就2分钟。一个摔跤占用这么长时间,不仅与散打项目踢、打、摔均衡发展的目标背离,在观众看来似乎也成了摔跤比赛了,这对散打项目的发展是不利的,长期下去必然导致它在搏击类项目中边缘化。 朱瑞琪说,对抗项目都有一个共同特点:对抗激烈、永不言败、猛追猛打,比赛中的士气、精神特别能鼓舞人心。在众多搏击类项目中,散打有自己的特点,但也有一些让观众困惑的地方。他认为,在目前社会上搏击类项目越来越多并广受市场认可的情况下,武术散打项目一定要想办法转变观众对这个项目的一些不好的看法。 朱瑞琪介绍,近一年多来,国内武术散打界先后两次讨论了散打项目的规则,重点是想实现国内规则与国际规则的接轨,解决比赛中搂抱过多、先后倒地不得分、使用摔法时淡化两秒等诸多问题。 他说,散打项目踢打摔全面发展的特点不能放弃,所以我们要首先解决场上裁判在两秒和消极搂抱判罚上的问题。这次比赛中,运动员在相互抱起来两秒没有见跤,或者虽然见到跤但双方是在僵持中、两秒内不会见到结果时,裁判就会喊停,这样就有效控制了消极搂抱的现象。 朱瑞琪说,在散打比赛中,消极搂抱也是一种战术,运动员希望通过它缓冲体力、消磨时间,但这种现象过多将导致比赛中激烈的踢、打动作越来越少,所以希望通过对两秒和消极搂抱的判罚,鼓励运动员通过踢打动作得分。

本届武术散打冠军赛是全运会后全国级别最高的赛事,作为中国武术散打的巅峰之战,本项赛事可谓高规格、大规模。比赛共设男子48公斤至100公斤以上级12个级别,女子48公斤至75公斤7个级别,42支代表队344名男女运动员参赛。经过7天紧张激烈的比赛,上海队获得4金、江苏队3金、山西队、吉林队和武警体工队分别斩获2金,安徽队、河南队、郑州大学体育学院、北京体育大学、内蒙古队和河北队各获1金。 本次比赛的总裁判长刘玉福表示,本次比赛是全运会后全国级别最高的比赛,各队处在新老交替阶段,运动员反映出的训练和技术水平较高,水平更加接近,最终谁获得冠军,要看谁发挥得好,比赛激烈而富有悬念,奖牌分布较合理,打破一家独大的现象。 高规格的巅峰之战汇集了各路国内知名选手。像2013年全运会90公斤级冠军蒋全、全运会女子团体冠军成员章乱都赫然在列。此外,还有靳帅武、陈彦召、刘玲玲、王兴莲等各级别精英及参加全运会的年轻选手,让比赛从阵容开始就赚尽眼球。 高手过招,狭路相逢勇者胜。在男子90公斤级的半决赛中,河南队靳帅武对阵江苏队蒋全。在全运会的半决赛就是在两人之间展开,蒋全完胜靳帅武,最终在决赛中问鼎全运会冠军。这次比赛靳帅武从首局开始就向蒋全发起猛烈的攻势,丝毫没有给全运会冠军以喘息的机会,以较大的优势取得首局胜利,双方在第二局的比赛十分胶着,靳帅武以微弱的点数取得胜利,复仇蒋全,并在最后决赛中成功获得冠军。赛后,靳帅武也以一声狮吼表达着对自己的肯定。 在女子48公斤级决赛中,全运会冠军章乱在场上霸气十足,两局比赛仅让对手得一分,毫无争议的夺得冠军。表现还可以,对自己的状态还不是很满意,不过赢了就好!章乱在比赛结束后还在关注队友在场上的表现。 塞外的寒冷没有影响人们观赛的热情,场上队员精彩表现不时赢得场下观众喝彩,好拳好腿漂亮往里挤动起来这些呐喊助威声在场馆里此起彼伏。观众们全副武装迎接这国内级别最高的武术散打赛事,各种长枪短炮、摄像机一应俱全,丝毫不逊于全运会的比赛现场。现场解说也在比赛间隙,向观众讲解着如何正确观赛,经过几日的比赛下来,观众不仅了解了散打的技术和战术,也感受到了武术运动员坚忍的意志,增加了观众对武术内涵的理解,真正认识到了武术的魅力。常言道:未曾学艺先识礼,未曾习武先明德。观众在享受武术带给他们的视觉盛宴同时,也感受着中国的传统文化。

2013年辽宁全运会上正式执行了散打比赛的新规则,对原有规则进行的多处修改包括了叠加分,8秒改5秒,消极搂抱等的判罚。经过三年的实践,运动员愈发适应新规则。 针对此次赛事,朱瑞琪感受到了运动员的变化。他说,第一,比赛进攻的频率和激烈的程度都有了提高。运动员不再像过去那样不想多赢分而使用迂回战术。比赛中,若运动员使用迂回战术或者消极逃跑,裁判员就会指定进攻,不进攻就会被处罚。第二,在使用了先后倒地不得分后,运动员对夹劲过背、抱腰过背、抱腿过胸等动作有了新感悟,教练员也有了不同的战术指导,因为处理不好无法得分。未来应更好地发展摔法,要在摔法方面有指定的动作,打出散打自己项目的特点。同时早日与国际比赛规则接轨。第三,在使用胶布绑紧手套后,不再出现掉手套的情况。原来有运动员采取掉手套的战术,现在如果运动员掉手套,不仅对方下台无效,掉手套的一方还会被劝告,所以运动员都把手套绑得紧紧的。这样运动员整理护具的时间就少多了,比赛也更激烈了。 朱瑞琪认为当前散打技术应全面发展。他说,武术中的踢打摔拿需要全面发展,是无法推翻的理论。作为武术中的对抗项目,散打应将踢打摔拿组合起来,体现中国武术散打的全面特色。此前一直担心用拿法会受伤,但当时运动员的竞技水平与现在是不具可比性的。而当时使用拿法也是动态中使用拿法。我在参与一些其他赛事的仲裁中发现,两名运动员摔倒后在10秒的固定时间内使用拿法,并不容易受伤,若运动员被拿住可以表示弃权,这样就很安全。同时,散打的发展必须走规范化、标准化的道路,将每个动作规范,拳法几个、腿法几个,这样项目的发展将更成熟,有利于项目的推广和运动员竞技水平、比赛观赏性等提升。

引导项目发展

适应新规 进攻积极

规则尚在不断完善中

朱瑞琪介绍,这次比赛前,包括总裁判长、裁判长在内的很多骨干提前一天来到赛区,召开了预备会,认真总结了前不久在武汉结束的全国女子武术散打锦标赛的经验。他说,对于此次赛事的裁判组来说,有两个全新的任务摆在他们的面前:首先是统一思想,执行新的散打项目规则;其次是为明年的全运会做好准备,为各运动队放出项目发展方向的相关信息新规则主张什么、提倡什么、反对什么、散打项目应该朝哪个方向发展? 朱瑞琪说,目前的裁判打分都公布在现场屏幕上,教练员看得清清楚楚,哪个动作裁判员给分了他心里都知道。他认为,裁判一定要以自己在场上执裁的动作、判罚来引导、规范这个项目的发展,同时也要通过自己的嘴,宣传规则的特点、裁判的尺度,告诉运动队教练,让他们在训练中加以应用。同时他也建议管理部门今后将两秒、消极搂抱等判罚范例做成视频文件下发到运动队,让他们更加熟悉规则尺度。 从这次赛事看,比赛中搂抱减少了、快摔加强了、踢打突出了。朱瑞琪认为,这些对教练员的信号是很明确的,从他们的现场指挥看,很多人也理解了新规则的精神。 由于规则是新实施的,在执裁时裁判也还需要一个适应过程。朱瑞琪指出,比赛中裁判员该给分时没给分、甚至给反的个别情况也有,特别是在运动员激烈的来回时,这些都需要在今后的裁判培训中指出来并加以改进。

规则的变化和实施,对运动员和运动队来说已经基本适应。本次比赛仲裁委员会主任朱瑞琪在谈到本次比赛的整体感受时表示,经过近两年武术散打新规则修改和实施,特别是经过全运会的检验,很多队伍已经适应新规则。 针对规则中先后倒地不得分,在使用摔法时,如何根据先后倒地不得分的特点,选择一些能够让对方倒地,自己能得分的摔法,各队都有针对性的根据规则修改的特点来选择使用技术和战术,但也有新队伍对于新规则的理解不够,针对性训练和使用战术还不够。朱瑞琪指出,摔法是我国散打中富有特色的内容,但是在规则修改之后将拳、脚技术发挥出来,能更加充分的体现出中国武术积极的特色,真正达到了中国武术远踢、近打、贴身摔这三种技术的均衡发展,鼓励引导运动员多往技术方向发展。 为了鼓励运动员多使用组合技法,新规则调整了累积加分上限,在以往最高加2分的基础上,上调到6分。朱瑞琪说:现在选手使用拳法、腿法,只要击中有效部位,积分就可以累积,如果击倒或者读秒,还能再加。而在以前就只会取一个最高分。这项规则极大激发了选手组合出击的热情,就本次比赛来看,拳腿出击比例提升很大,而且也取得了很好的效果。 此外,新规则将没有任何技术变化的搂抱时间,从8秒变成5秒;增加了不停表的分开口令;指定进攻;打平后看双方的消极、犯规次数等等,不仅让比赛的激烈程度增加,比赛更加连贯流畅,同时运动员也更加积极主动的进攻。 攻守兼备才能立于不败之地。朱瑞琪表示,新规则主张进攻,是主张进攻成功率,不是一味地提高击打能力,要综合应用踢打摔技术和战术来克敌制胜。促进战术思想变化,踢打摔的全面掌握,均衡发展,运动员既要加强击打能力,又要加强运动员的抗击打能力。这也大大减少了受伤事故,有利于提高运动员竞技能力。

规则引领项目技术发展。在过去的三年里,规则带来的积极影响是显而易见的,但与此同时,规则也需要不断完善。刘玉福说,规则作为一种导向,在不断的修订中解决和完善比赛中出现的问题。当前规则还有尚需改进的地方,同时也还需要进一步提高裁判队伍素质。具体来说,像分开的手势,对消极搂抱的判罚准确度、时机把控等还需要改进。裁判员需要通过业务学习等,将失误降到最低。 朱瑞琪认为,在规则中取消先后倒地不得分,并非没有弊端。今后若规定摔法,接招摔先后倒地也是可以得分的。但目前这样的规定是利大于弊的,当前的判罚还需要进一步明确标准。此外,运动员被喊分开后没退为劝告,没退打了为警告,会造成复杂的判断,可能会造成误判。这些都还需要更好的规范。特别是对于消极搂抱的劝告执行得还不是很理想。有时比赛打得很激烈,可能就差一两分,一个消极搂抱的劝告就决定了胜负,所以在执裁中往往不敢果断,应该一出现消极搂抱就罚。今后应明确标准,让裁判、运动队都吃透,让执裁更准确、更严格。

比赛更激烈好看

朱瑞琪认为,新规则下更加鼓励踢打动作、鼓励快摔,这也是散打项目的特点。这次比赛中,对踢打动作时只要运动员击中目标,对方没有防守,一般都算有效击中,裁判就可以给分。 而鼓励踢打、快摔也让比赛具有更多的变数,他说,过去场上有3、4分的优势时,可以说领先方基本进了保险箱,教练也会在场上鼓励他躲避、消磨时间。但新规则下,3、4分的差距可能通过几个连续进攻就能弥补,领先方不能掉以轻心、落后方也还大有希望,这让比赛更加激烈好看了。 朱瑞琪认为,运动队教练是比较讲实惠的,裁判的给分方向必然会鼓励他们在训练中针对性的强化训练。由于明年是全运会年,从本次赛事上各队肯定会获得不少对新规则的更深认识,进而指导、强化未来的训练比赛。 他说,从本次锦标赛看,各运动队的实力有些微妙的变化,例如这次北京队、福建队、江西队、湖北队都有选手表现抢眼、进入决赛,但它们对传统强队河南队、山东队的冲击能否持续还要进一步观察。因为传统强队如河南队等早通过各种形式,形成了强大的散打阵容和梯队。 朱瑞琪说,对抗项目如果没有相同质量、相匹配的竞争对手进行日常训练,运动员的水平很难提高。目前有些比较弱的队伍中,一个级别特别是大级别项目也就1、2名运动员,队伍小、经费投入少,也就缺乏高质量的实战训练,队伍水平提高必然困难些,这也是造成目前各运动队发展不太均衡的原因。

本文由188比分发布于综合体育,转载请注明出处:全国武术散打冠军赛新规效果显赛事激烈,新规则让散打比赛更具变数

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